近代经济分析

虎穴飞鹰 发表于 2004-05-23 15:40:00 | 打印
近代经济史分析 前言
  
  虎穴飞鹰
  
   取这么大个题目实在是让我有点承受不住,不过想来,反正也就是在网上写着玩,是非对错也就任人评说,要是老是想着要“流于后世“,也就失去了网上写做的本意了.不过嘛,话又说回来,本少爷虽然愚惫,但是想到写这个东西也花了我不少的精神,总要有点精神回报,倘若有人想来剽窃,那我就不客气了.
  
   先来说说写这个东西的源由.因为我对经济比较感兴趣,所以在网上讨论“国民党为何败于共产党“这个问题时,我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国民党败源于通货膨胀“,就很想写篇东西.要写这个,就要把国民党的货币发行制度的变迁搞清楚.一查这个资料,乖乖的不得了,就牵出国民党1936年时的金融经济情况,什么事情要说明白都要交待个背景是不是?结果那个时候金融状况极其复杂,洋行,钱庄,财团,银行要想一一说明白,那就得追根溯源.我先从中国银行---大清银行---大清户部银行这个顺序由此上溯,结果又扯出一个晋商,中外贸易,白银内流等问题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有了一个十分野心的计划,想探讨一下中国如何是由一个世界文明的中心,沦落到现在的第三世界的.
  
   对于这个议题,我想,无外乎就有两方面的准备,一是史料,二是工具.工具好办,只要去温习一下有关经济学的教材,史料则是不好找,要想找原始资料,即无精力也无实力,只有用拿来主义了,即用别人弄好的史学教材了,对于有争义的史实,我也不想去考证,反正总之一切从简.对于写这个东西,我主要靠记忆来做,就恕小子我冒昧,不一一指明出处了,因为这个太麻烦了,就在前言里面将参考书目做一个简介,即有史料方面的,也有工具方面的,以便略表小子我对前人工作的敬仰之情.当然,现在列下的不止全部,因为写作的需要,我会随时增添的。
  
   1.萨谬尔森 <经济学>
   2.张五常<佃农理论>
   3.弗里德曼<价格理论>
   4.理查德.A.波斯纳 <法律的经济分析>
   5.斯塔夫理阿诺斯 《全球通史》
   6。佩雷菲特 <停滞的帝国---两个文明的撞击>
   7.不知道是那个大学用的<近代经济史>,从网上搜到的,网址是
   8.子月 <岭南经济史话>
   9.贡德·弗兰克 <白银资本>
   10.费正清 <剑桥晚清史>
   另有网页若干,我就不一一例举了.
  
  
  第一章 白银吸收机
  
   长期来看,中国历来不是世界文明的中心,欧州也不是,这两个地方都处于亚欧大陆的边缘地带,世界文明的中心历来在中东,这里因为连接欧亚大陆的两端,地势得天独厚,说得好听点要吸收东西之精华,说得不好听叫占山为王,雁过拔毛,收买路钱.比如说,明明是人家印度发明的十进制数,到了现在却被称为“阿拉伯数字“.中国的丝绸之路的没落,也跟这里的人到中国偷蚕种有关.造纸术也是从这里传过去的.在这里,阿拉伯人阻止了唐朝从东向西在中亚的扩张(公元751年,高仙芝在中亚怛罗斯败于阿拔斯王朝),同样也阻止了蒙古人向欧洲和非洲的扩张<公元蒙古大将怯的不花于大马士革以南败于埃及).不过话又说回来,拔得过分了,欧州人那些商人宁肯绕道几千里,也不从你那里过了.1498年,葡萄牙人达伽马发现了从非洲好望角通向印度的航道,欧亚两端直航,不再受你奥斯曼帝国的盘剥了.于是,这文明的中心,就转到中国来了,谁叫你那时欧洲整啥子“黑暗中世纪“呢?同时,这白花花的银子,也就跟着这些船队流到中国来了.
  
   就中国的地理位置来讲,并不良好,很容易就处于封闭的状态.东南面是海,西南是青藏高原,西面是帕米尔高原,中国的扩张,已达到了当时农业文明所能扩张的极限,还跟几个文明隔了天远,所谓文明的交流就根本谈不上.这也没啥,反正俺地大物博,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算了,一直独立发展,所以俺中国“无物不全,无物不有“,不像那些欧洲人,离开贸易就活不成了.
  
   蒙古人喜欢贸易,同时也不喜欢汉人,所以给那些来经商的欧洲人非常良好的待遇,还让他们做官,最出名的一个是马可·波罗.此人回到家乡以后写了一本书,弄得欧洲一干人眼红不已.不过当时眼红的不只是欧洲人,还有汉人,以前的“蛮人夷人“,居然也到我中国称王称霸,做官显祖,让汉人做“四等公民“,孰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朱元璋一当上皇帝,就实行闭关锁国政策,北拒蒙古,南封海疆,把蛮人夷人给统统赶出去.不过那时候,因为蒙元两朝发展起来的大大领先的航海技术和造船工业还在,所以说郑和才有下西洋的资本,顺便也清理一下危害世界安全的海盗.要是郑和精明点,搞点中国的土特产沿途倾销,不说赚钱,整个收支平衡也就可以了,说不定这几次伟大航海的成果,就不只是我们现在拿来意淫的工具了,而是实实在在中国殖民地了.当然,根据官方说法,“殖民地“是不好的,是血腥的,是非正义的.但实际上,心里却非常羡慕,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嘛.
  
   好在中国的经济也不靠这点小钱,坏也坏在这上面,银子虽然喜欢,但是“华夷“之防才是头等大事.在以后的向几百年里,中国人,从上到下,关起门来自我欣赏,自大心理极端膨胀起来.当然,白银流动,也还是要向着它该去的地方去,官方禁止挡不住民间下海的热潮,不过那高大坚固的远洋海船瞒不过官府的耳目,也就不能造了,技术也失传了.于是,中国商人的范围,也就缩小到了南洋一带,还得提心吊胆.因为这些人一旦出去,回来就要被抓起来判刑,在外腰板也挺不直,不是因为国力不强大,而是因为政府不提供保护.早在1740年,印尼就产生了排华浪潮,罪魅祸首是东印度荷兰公司,起因仅仅是因为他们听到了有叛乱的传闻.这次有组织的屠杀导致了二到三万的中国人被杀,巨大的财富被掠夺.更为可气的是,当时东印度荷兰公司还在跟清政府做生意,就算是同态复仇太野蛮不是咱文明国家所为,弄点经济制裁那是轻而易举的小事.可惜那时的伟大领袖乾隆皇帝居然说:“我对于这些贪图发财远离祖国,舍弃自己祖宗坟墓的不肖臣民并无丝毫的关怀!”(这里应是文言文,我是从外国人写的书上看到的,这个翻译的人水平太低).看来,吃里扒外是有历史传统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清朝比明朝还是要好点,明朝后期出了倭寇这一码事,对私自下海进行严打,结果弄得明朝穷得丁当响.清朝虽然也是越来越小气,从康熙时候的四口通商到一口通商,毕竟还是在通,禁商主义也不是太严重,所以才能撑得起平叛和扩疆的行动.要不然,清朝在太平天国的时候也就被推翻了.
  
   却说这白银内流的渠道,分为南北两条线,一条是北线,由晋商与俄罗斯的恰克图贸易,这条外贸线都以茶叶为主要货物,因此,被历史上称作“茶叶之路“.南面一条线,是由伍秉鉴为首的广东十三行所垄断.
  
   茶叶之路是山西人垄断的.但是山西人垄断茶叶之路不是靠的行政命令,而是靠的自身的实力,这比粤商要光彩得多.山西自然条件恶劣,从农业上没得什么搞头,煤炭虽多,可惜那时需求量不大,所以很早就有经商的传统,俗称走西口.山西人经商很纯粹,也不觉得丢人,形成了中国最早的“重商主义“.早期山西商人创业艰苦,本小利薄.晋商起本发的是战争财,通过帮明朝戍边士兵筹错粮草而换取盐的专卖权而发财.但是晋商的真正繁荣来源于清朝中俄双方的恰克图(恰克图:蒙语,意为买卖之城)贸易.这条贸易路线,从广东福建一直深入到中亚,绵沿上万里,全靠驼马运输,资金一般一年才周转一次,风险又很大,所以必须要有足够多的商业资本积累.当时一个大的商号所组织的商队,骆驼就高达数万峰之多.比如说,“大盛魁“商号就拥有骆驼十万峰.这样大的资本,是跟几个世纪的白银内流分不开的.可惜从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就开始白银外流,短短几十年就赔光了老本,鸦片.赔款,内乱是白银外流的三条渠道.直到1936年国民党与美国签定<中美白银协定>为止.
  
   广东那边情况则要复杂得多.广东当时在西方非常有名气,英文名叫“canton“,英国,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几乎襄拓了西欧的所有国家.清政府对广东贸易实行垄断,所有的对外事务,不仅包括贸易,都交给广东十三行处理,几乎成了清朝的外交部了.所以广东十三行也就有了公私两方面的性质.这种体制下根本就没有人能跟十三行竞争.弄得外商内商都非常不满.如果说粤商在总体实力不如其他商帮的话,但是就单独的私人财富来讲,肯定是和粤商独占鳌头,广东十三行首领叫伍秉鉴,商名叫浩号,在西方也非常有名气,当时号称“世界首富“.其怡和洋行的金字招牌也闪闪发亮,以至于怡和洋行垮台以后,有两个英国人新开一家洋行也叫“怡和洋行“.所以,在中国近代经济史上,有两个“怡和洋行“,一个是中资公司,一个是英资公司,千万不可搞混了,我硬是被麻了几天哦.不过话又说回来,广东十三行的发达,全靠清政府做为总后台,一旦五口通商,广东十三行则很快的衰败下去,这点就比晋商差远了.晋商在以后的中俄不平等条约的不平等的竞争下,靠着驼队硬是拼赢了俄罗斯的火车轮船,直到俄罗斯控制了茶叶产地之后才把这项大买卖给抢过来.广东十三行还是鸦片贸易的的直接参与者.晋商比粤商在历史上要干净得多.
  
   当然,历史总归是历史,粤商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也是相当巨大的.想那资本主义列强,辛辛苦苦的发现了美洲,又是烧啊抢啊的,不就是正是为了那点银子么,没想到绕了地球一个圈,最后送到了中国人口袋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二章 英国人的拜访
  
  虎穴飞鹰
  
   却说白银源源不断的流入中国,让英国人非常恼火.英国在当时的西方列强当中,属于后起之秀,抢的金银财宝没有葡萄牙,西班牙这些国家多,所以在中国的贸易逆差一多,就有点吃不消了.那时的货币制度,都要靠贵重金属做为准货币,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兑换型货币,就像是中国古代的钱庄,开张银票就可以去营业点兑换现银.比如说马克吐温写的<百万英镑>,在现在看来有点不可思议,那里有这么大的票子呢?不过那时候是很普遍的现像,像韦小宝,不是经常揣着几十万银子的银票到处招摇撞骗么.
  
   英国那时已经开办起了国家银行,拿国家信用做担保,看着这银子一天天的减少,金融风险也在增加.英国当时的制造业技术世界第一,就很想着拿货物去换银子回来.所以那时候流行的重商主义,其时就是重视出口主义,同时禁止金银等贵金属的外流.但是英国的货物在中国销售不畅,如果禁止金银外流,在中国就买不到东西,所以英国只好对中国产品实行高额关税,但还是抵挡不住.
  
   那时候正是古典经济学兴盛的年代,代表人物就是英国人亚当·斯密,对那只"看不见的手"推崇备至,以至于到了狂热状态.因为古典经济学是这样教育他们的,不存在长期的"生产过剩".当然古典经济学有着正确的内核,但古典经济学的分析论证,始终是理论的,纯粹的,在一定条件下成立的,离现实的差距很大.但是英国人可不管这些,反正不存在"生产过剩",俺就拼命生产.因为英国在外殖民地多,所以国内的生产过剩与需求的矛盾被掩盖了.一旦在中国倾销出了问题,英国人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已的问题,而是中国的问题,是中国人不开放市场的缘故.但实质上,1842年鸦片战争以后,英国人的对中国的贸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除了鸦片).即使是鸦片,等到中国鸦片合法化,洋烟也竞争不过土烟.要说真正的有了起色,那要等到1870年苏伊士运河开通去了.
  
   那时英国人也是有点盲目自信,自以为技术第一,价廉物美,根据以往的经验,肯定会无往而不利.当然这也有跟清政府对他们实行隔离政策有关,使他们不能对中国市场进行一个详细的研究.实际上,英国的工业革命尚未完成,并没有在制造业上取得全面的压倒的优势,再加上巨大的运输成本,去糊弄一下落后的殖民地人民还可以,想到中国这个高度发展的农业文明国度来讨便宜,那就打错了算盘.于是,在东印度公司以及在华商人的鼓动下,英王乔治三世派出了他最优秀的外交官马嘎尔尼,组成了一个700人的庞大使团,以祝贺乾隆皇帝八十寿辰为理由,到中国来建立外交关系了.
  
   马嘎尔尼其时已经意识到英国在普通民用品在中国竞争不占优势,所以他决定向中国人展示当时的英国的高科技产品,也就是高附加的值的产品,比如说枪,炮,精密仪器,准备用这些东西去震撼震撼当时的中国人.另外一方面就是展示天文地理的最新成果,向中国人灌输一点常识,不要老是以为自已在世界的中心,除此之外,都是什么"撮尔小邦".就国土面积来说,当时英国的殖民地包括了印度,非洲南北两端,印度,整个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也是在几年前才独立出去的,已经是大大超过了中国的疆域.这让中国人感到非常的诅丧,进而就是不认帐了.就中国官员的行政经验,要管理这么大的地方,是根本不可能的是事情,山高皇帝远嘛.当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治,宪政,议会等慨念.
  
   好在乾隆皇帝还是属于开过眼的那一类人,在他的宫廷之内,有许多外国传教士为他服务,身边也不乏有制造精美的西洋奇珍,也知道西洋的火器历害.他的老祖宗努而哈赤,也就是死在进口西方的红夷大炮(也有叫做"红衣大炮")的炮口下.所以乾隆在内心还是很恐惧的,否则他为什么对西洋船队来到宁波视为心腹大患,改四口通商为一口通商呢?为什么要专门下令禁止"夷人"携带武器呢.再说,满清本来就是异族统治,开化未久,自知力量比起汉人来差得太远,要是汉人跟夷人勾结,学会了火器技术,那八旗军那点可怜巴巴的"骑射"优势,顿时就化为乌有.事实上乾隆也并非杞人忧天,游牧民族在军事上的优势,也是随着冷兵器一起退出历史舞台的.所以清朝一得了全国政权,就在全国禁止使用火器,包括自已也不准用.明末的火器使用其时已经相当普遍,制造技术也很高.在清初,出了一个火器发明家叫戴梓,此人相当历害,智商一流,读圣贤书的同时,还钻研"奇技淫巧",发明了连珠火统,可连发二十八发子弹,射程可达百步.此人还制造有蟠肠枪和威远将军炮,可惜下场是充军关外.据说是康熙怕动摇"骑射"之根本.果然,等到后来,不仅连骑射都给动摇了,连带着清朝的尊严,领土,主权,统治统统给摇垮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接待英国的马嘎尔尼使团,就成了乾隆心中的头等大事.照乾隆的想法是,要把这个做成一个"四夷宾服,万国来朝"典型样板,不是做脸色给英国看,而是做脸色给中国人看.你看,英国多历害,"乃是西夷中最强者",造的船即高大坚固而且航速快,火器也历害,那又怎么样呢?但还是向俺们皇帝输诚纳贡了.就像现在,说起有好多好多国家跟我国建交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又提高了,俺们又可以自豪一把了.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整得自已人也糊涂起来了,还以为人家真的是来纳贡称臣的.以至于鸦片战争都打起来了,那些顽固人物,还幻想着用中国的臭八股去王化那些"蛮夷"了.
  
   马嘎尔尼来中国的主要目的,是想与中国互设常驻机构,然后再就通商等问题进行磋商.这符合近代外交惯列,可惜那时中国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外交关系,有的只是跟藩国的关系,这是不平等的关系.照当时的情况来看,跟清王朝有平等外交的关系的,可能只有俄罗斯一个国家,因为双方打过战的,俄罗斯在中国建立了常驻机构的.但实际上,俄罗斯在清朝眼里也不是什么平等国家.清朝跟俄罗斯一有矛盾,就威胁关闭恰克图贸易,恰如今天的经济禁运.不过照清政府的眼里,这只不过是恩威并施的"怀柔远服"之道也.俄罗斯也不过是个向清朝输诚纳贡的"熟番"而已.
  
   乾隆皇帝以及手下的官员,即然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就要大张旗鼓的贯彻执行,结果遇到马嘎尔尼这个牛人----人家不想行三拜九叩的大礼,清朝吹的牛皮有被戳破的危险,弄成一个骑虎难下之势.还好乾隆脑瓜子转得快,不行礼就不行礼嘛,大不了就把你娃娃当做"不知礼"的"生番"来看待.于是"纳贡"一结束,就把一无所获的马嘎尔尼打发上路了.
  
   马嘎尔尼从外交上来说是一无所获,但是并非全无收获,他深入到清帝国的内部,看到了这个帝国表面繁荣下面衰败的迹像,从而改变欧洲人对中国是世界最高文明的一贯看法.在马嘎尔尼来华的前后,欧洲的旅行家们,往往通过出版自已的游记来达到收支平衡,并且竞争激烈,就必须进行商业炒做,于是夸大,猎奇之处比比皆是,直把中国描给成花团锦簇的天堂一般.而这一切,都要在马嘎尔尼的回忆录中,成为历史了.
  
  
  
  Go on!! Please!!
  第三章 农业文明其时是一种政治文明
  
  表1 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中外比较(10亿"国际美元"1990年)
  
  年份 中国 日本 欧洲 美国 俄国 印度 世界
  1820 219 22 188 13 34 111 715
  1890 206 39 630 216 99 171 1560
  1913 242 69 997 520 229 201 2667
  1933 289 137 1181 606 237 227 3304
  1952 306 197 1742 1677 513 227 5892
  
  表2 人口(百万)
  年份 中国 日本 欧洲 美国 俄国 印度 世界
  1820 381 31 167 10 45 209 1068
  1890 380 40 271 63 107 281 1451
  1913 437 52 327 98 154 304 1772
  1933 500 67 362 126 159 350 2136
  1952 569 86 402 158 186 372 2606
  
  表3 人均GDP("国际美元"1990年)
  年份 中国 日本 欧洲 美国 俄国 印度 世界
  1820 575 704 1123 1293 751 531 669
  1890 541 974 2324 3411 925 608 1075
  1913 553 1334 3044 5331 1488 663 1505
  1933 579 2042 3260 4805 1493 649 1547
  1952 538 2277 4287 10645 2928 609 2261
  
   本来我是一个十分讨厌数字的人,但是没法,这张数字表比我用任何语言表达出的信息更多,也更有说服力.因此我把这张表给复制下来,是从一本近代经济史的导言中,地址是:
   http://210.76.125.43/com/whaty/product/course/jdjjs/course/
  
   从这张表里,我们可以看出许多东西,但我只说清朝时期的情况.清朝的GDP总值是全世界的三分之一,人口也将近三分之一,但是人均GDP非常低,还比不上小日本,比印度好一点,仅仅为为英美的一半.农业文明,其时就是这两个底子在撑着,一是疆域大,二是人品多,要说有其它比较优秀的地方,那是找不到的.比如说,清朝时期的粮食单产,比英美这些国家大慨要高上1/3,但是跟日本,越南,印度这些国家相比,却没有什么优势.密集劳动,精耕细作的手工农业比机械农业更能高产,这是个普遍现像,并没有值得好炫耀的.清朝唯一值得称道是:明末曾经引进一批南美作物,在清朝大力推广起来,比如说玉米,番薯,烟草等.玉米番薯这些高产农作物,使有限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从而让经济作物种植的范围扩大了,促进了农产品的商品化.但是这并非中国的专利.中国当时的专利农产品是茶叶,不过也是很快的流传出去,先是印度,然后是斯里兰卡,最后传遍全世界.现在的印度,斯里兰卡,是世界上第二,第三的产茶大国.不过,即使如此,我们现在的人均GDP,也只不过是清朝的一倍而已.我真是知道那"翻了几番"的东东是如何搞出来的.
  
   要管理如此一个疆域广大,人品众多的国度,并且长时期的保持稳定,政治上的成功是显而易见的,这得益于中国高度发达的官僚体制.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官僚体制之所以稳定,是因为它形成了自已的文化,利益和行为方式,将原本社会地位相差很多的社会成员---不管是出身贫寒,还是名门之后---紧紧的粘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士"阶层,这些人统被称为"读书人".这些人并不是具有现代意义上的"学者"或者"知识分子",因为他们不必为任何人谋利益---具体的主子或者是化为无形的"全国人民"----他们关心的是自已的名誉,地位,利益以及如何保持这样的优势.即使是贵为天子,也必须尊从他们的教导.大慨是中国的皇帝们觉得读书人太嚣张了,所以一直不肯定什么"国教",历朝历代都采取宗教自由政策,分而治之,自由竞争,不搞宗教迫害.比如说清朝,满族(包括皇帝本人),蒙古族信喇嘛教,士大夫信儒教,在野读书人信道教,普通老百姓信佛教,西北少数民族信伊斯兰教,还有西方传教士在这块土地上传基督教.这样一种宽厚包容的宗教环境,在世界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但是士阶层虽然很历害,但是他是国家的管理者,是先锋队,是"三个代表",但在人数上毕竟处于少数,多数人的管理就不叫管理,叫"自治"了.所以,读书人要想保持长久的统治的地位,必须拉一个阶层做同盟军.农民因为力量分散,但是人数众多,而且没有什么文化,是很可靠的盟友.所以说,"农"就排在了士后面,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士"阶层领导的,农民阶级为同盟的文人专政."工"是指手工业者,他们大多数跟农民有千丝成缕的联系,大部份是农工兼营,以农为主,以工为辅.专业的手工业者几乎都被官方所垄断,成为国营企业的职工,为皇帝或者大官贵人制造成本高昂的工业用品,也是在"士"掌握之内,最有威胁的,是"商人"这个阶层,所以只有忝居末席了.
  
   商人阶层,不是"士阶层"所能控制的.照科斯的理论,是因为组织成本太高.像现在的量贩巨头沃尔马,那么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手段还辅以现代高科技的信息技术,还不是只有在零售这一块上较较劲,要想全面垄断商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士对商的招数,也只有"在政治上搞垮,名声上搞臭",弄点盐铁专卖,但是真正消灭了"商",农民还好办,反正是自给自足,最多是生活有点不便了,那些不稼不穑官员,可就要倒大霉了.所以说,商业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就有一个现像,历朝历代都是重农轻商,但是历朝历代的商业都很繁荣.据估计,清朝的商业占了国民生产总值的25%,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商业的繁荣,带动了"镇"的发展,也就是真正的商业中心."镇"跟做为政治,文化,军事中心的"城"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当时的四大名镇,景德镇,佛山镇,朱仙镇,汉口镇,都以商品集散地而著称,在这里,因为不是政治文化中心,士的势力比较小,所以得以繁荣.
  
   但是,士盘踞着大都市,却阻止了商业资本向产业资本的转化.因为商业毕竟是流动的,管理起来也不太方便.而生产,却只有固定在一个地方,哪能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呢?再说,手工场几乎都是官方所垄断,所以说国有企业,并不是马克思的创造,中国早已有之.因为在中国古代,搞等级制度,什么人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住多大的房子,坐轿还是坐车,都有讲究,不能乱来,哪能让这些小民随便生产呢.比如说曹雪芹他老子,做的官叫"江宁织造",也就是当地丝织业的总头子,富得流油,比当地知府的气派还要大.
  
   在这里,根本没有公共财政的慨念,有的只是御用财政,官用财政.比如说隋阳帝建大运河,只不过是为了他旅行的方便,而连接各大城市的驿道,只不过是为了皇帝发号施令的方便.城市的浮燥和奢华对经济并没有太大的意义,那只不过是一个官员们的公共行宫罢了.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农业文明的表像.高大的城墙,成熟的官僚制度,金壁辉煌的宫殿和制造精美的手工业品,成了农业文明的形象工程.这其中的一切,都是能在政治上成功统治众多人口和广大疆域的结果.在此之下,是极度贫困的大部份人.
  
   商业资本不能向产业资本转化,造成了两方面的后果,一是新技术无法推广使用,产品成本降不下来,也无法从中产生巨大的消费群,二是商人无法在政治中心立足,无法形成市民阶层,所以始终游离在政权之外.所以商业必须在文化上与儒教靠拢.从清朝盛世开始,商人凭借自已雄厚的财力,开始有意识的推动儒教礼法等文化活动,目的无非提高自已的地位,一方面是借用儒教中的"诚""信"观念,以规范大规模的商业活动,另一方面,也塞进自已的东西,将"忠义诚信"的代表"关二哥",做为与"文圣"孔子所对抗的偶像.关二哥从此取代赵公明成为中国新一代财神.但是,关老二与孔老二,始终是分离的.
  
   在情况下,那些商人也只有遵从读书人教讨,"以末兴之,以本守之",除了投资房地产,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商业活动达到一定的规模,就只有停止不前了.所谓的"利润的封建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和农业一样,在失去了发展的空间之后,将农业的生产力发展到了极限,商业也在有限的空间里,将商业的内部管理发展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培养出了一批颇具现代意义的管理人员.随着国门的开放,洋务运动的兴起,这批在旧式商业中培训出来的人才,开始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与外国的商人一较长短了.
  
  
  还不错
  当故事看了
  继续
  up~~
  借用老毛的经典名言来评价此文很合适:烂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
    
    
    “我们现在的人均GDP,也只不过是清朝的一倍而已.我真是知道那"翻了几番"的东东是如何搞出来的.”
    
    为了一个王朝歌功颂德能说出这种昏话,其他的还看什么。
  
  
  当小品文看吧,还不错。
  顶一下
  第五章 鸦片战争
  
  
   在鸦片战争以前,中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在军事,文化,经济这三方面都具有优势。英国人固然船坚炮利,但是人家即不下跪,也打着奇怪的绑腿,于是就得出洋人“屈伸皆有不便”的讹传,进而推论出洋人不能登陆做战荒谬想法.文化就不用说了,这是士大夫阶层的命根子,他们相信,蛮夷迟早有被中华文化所折服从的一天。前两者都属于意淫,经济方面的优势则有一点感性认识.清朝官员往往把威胁停止贸易做为对付英夷的手段,英夷则对此大为惊恐,屈服在清朝官员的淫威之下。但是,停止贸易并不能一贯坚持到底,因为当地官员以及皇帝,都从贸易中获得巨大的利益(粤海关的银两并不进入大清财政户部,而是进入皇帝的私囊内务府)。清政府看似严历的严打政策没持继几天,就被腐败所阻挡。因此林则徐认为,只要是经济封锁和清除腐败两手硬,就一定可以禁绝鸦片。
  
   清朝的统治机构,是由皇帝,官僚,和地方名流所组成。道光是个公认的节险皇帝,他对内务府海关白银的需求,远没有他的前任来得那么猛烈。因此他是禁烟的坚决支持者。而处于中间的官僚们,则是林则徐不信任的对像。林则徐深知,他不可单凭自已的力量完成任务,于是,他将发动群众做为上任的第一把火。他准许广州当地的土绅们建立拥有逮捕权的禁烟会,这意味着大清帝国的司法权开始被分割从而逐渐走向无政府的状态。另一主面,他充分利用政府对广州外贸的垄断地位,将从事鸦片走私的中国行商做为人质,威胁英国人缴出鸦片。可是是英国人对中国人的性命并不是那么敏感,同时也对这次严打保持着和以往一样的看法,认为只不过是索取贿赂的一种手段。显然,他们错了。林则徐根本不同于以往的官员,他很快将当时最大的鸦片贩子颠地列入了通缉令,并且要求颠地自动投案,否则将砍掉做为人质的中国行商的脑袋。
  
   住在澳门的英国商务总监义律,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带起他所能控制的舰队和卫队,耀威扬武的来到了广州商馆。他此时仍然没有战争的思想准备,他根据他以往的经验,以为只要稍威动用武力,胆小怕事的中国官员们就会息事宁人。事实上,中国官场之险恶,远胜其他诸国。对林则徐个人前途来讲,继续采取强硬政策也是有极大的风险的,在一年之后,他被充军伊犁就是个明证。义律的这种处事方式应该说是很符合中国国情的。不过林则徐是“岂祸福趋避之”激进派,义律一到,就被林则徐封锁在了商馆里,包括里面的三百多名英国商人。义律以为会面临一场屠杀,那知道林则徐只要求他们缴出鸦片。义律觉得保命要紧,擅做主张代表英国政府答应给赔偿英商损失,很爽快的就说服了英商缴烟。对义律的做法,英国外相巴麦尊大为恼火,后来找机会撤了义律的职。因为巴麦尊早就想用武力进攻中国,只是苦于找不到借口,要是能出死上几个英国人,那可就太好了。
  
   林则徐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英国人好像屈服了。的确,在这件事上,英国人毫无道德可言,鸦片贩子即使在英国国内,也是臭名昭著,更遑论为此而打战了。但此时出了一个林维喜事件。日渐骄横的英国水兵在一个尖沙咀的小村里劫掠了一座庙宇,以用棍棒殴打了几名中国村民,其中一个叫林维喜的中国人被打成重伤不治身亡。凶手无疑该遭到惩罚,但由此引发了中英两国的司法冲突,从而激发了英国人的不满情绪。在英国人看来,确定一个人有罪,必须经过法庭的审判,而中国方面则只是要义律交出“凶手”,然后就可以就地正法。洋人以前在中国战战兢兢的日子里,中国人往往对洋人实施连坐,在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正法”了不少“替死鬼”。林则徐故计重施,派人封锁了澳门。葡萄牙人很快就屈服,将英国人赶出澳门。义律的舰队已经不能在中国获得任何给养,也只有铤而走险。他带领一个小船队跑到九龙,要求当地官员提供淡水和食物。于是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海战,中国人很快逃走,但是义律依然没有获得任何东西。
  
   中英双方对此次海战的反应大不一样。中国人仍然确信,英国人是被孤立的,迟早是要屈服的。而美国,葡萄牙等国商人的合作态度更让林则徐有了错觉。他派关天培率领一只船队,准备随便抓一个英国人充当“凶手”,此事就可以了结。但是根据中国官场的经验,他根本无法理解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司法制度,因此固执的认为,义律在“包庇凶手”,同时,他显然低估了英国女王对本国人性命的重视程度,即便是臭然昭著的鸦片贩子。这次战役被称做是穿鼻战役,中国船有四艘被击沉后撤退。此时,已经形成了大规模的军事对峙,但是双方并没有正式宣战。
  
   自从英国取消了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垄断权以后,英国的鸦片贩子就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林则徐严打之后,在英国本土的鸦片贩子,早就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活动,从而将实质上的鸦片贸易转到为“人权”方面的诉求。他们不断的诉说他们在中国的糟糕待遇,官员的敲诈勒紧,大英地国的番属地位以及性命受到的威胁,当然,就中国当时的情况,他们的形容也并不过分。林维喜事件的发生,使义律觉得,用武力来解决自由贸易,鸦片合法化和建立平等外交关系的时机已经到来。
  
   接到义律消息的巴麦尊自然心领神会。他竭力使人们相信,他不是去支持罪恶的鸦片贸易,而是为了英国人的“人权”。同样,他也塞进了“爱国”的内容,因为清王朝从来就不把英国平等对待。“大英帝国的旗帜在中国受到了侮辱”——由此可见,“爱国”的确是威力强大,不是中国愤青的专利。尽管他们的巧舌如簧只是在英国议会里占到了极其微弱的优势(5票的差距),但是对远在地球那一端的中国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英军留下一部份舰只封锁广州海面,率大部队进犯浙江,攻占定海,然后挥师北上,抵达北京大沽口。这时候道光皇帝才惊慌起来。于是,跟英军谈判的苦差事,就落到了直隶总督琦善的脑壳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华夷之防,巴麦尊给清庭的照会被翻译成一张状子,也就是什么“林则徐他欺压良民,求大皇帝给俺们小民做主”一类的。道光一看,还以为是真来告御状的,于是天真的认为,只要将林则徐撤职查办,恢复通商就可以了,并着成琦善极力安抚。
  
   道光即不想给英国人做什么让步,又不想再生战事,这可苦了琦善。好在琦善是中国官场训练出来的老油条,拉关系,套感情,使出十分的手段。那些在国内几乎天天受指责的英国军官们,那里经得住这般攻势,终于被又哄又骗的弄回了广州。琦善退敌有功,道光以为万事大吉。于是琦善又带着顶钦差大臣的帽子,赴广州处理善后事宜了。
  
   谁知道到了广州,根本不是什么善后,真正的谈判刑才刚刚开始。琦善可就惨了,他即不敢答应英国人的条件,也不敢“激起事端”,除了军事上差距太大的原因之外,林则徐就是个前车之鉴。这时候他前景不妙,在京师也有一干吃白饭的人在弹劾他丧权辱国。在英军动不动就以武力相威胁的情况下,琦善押宝似的终于与英军达成了一个协议《穿鼻草约》,清朝赔款600万元,割让香港岛。应该说,琦善还是尽了力的。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战则必败,败则琦善成替罪羔羊。琦善还是认清了形势的。
  
   可是道光皇帝一看到琦善的奏折,龙颜大怒,再加上有人落井下石,琦善的下场比林则徐更惨,连家也被抄了。这点道光皇帝就有点不厚道了。道光皇帝的想法是,拿琦善谈判拖时间,然后在各地调集军队,准备同英军大干一场,可是又不给琦善通气。琦善傻乎乎还以为皇帝真想“以和为贵”。结果呢,琦善走投无路,只有当替罪羊了。另一边,义律因为被琦善的感情攻势攻昏了头,未能在华谋取更多的利益,也被撤职了,接替他的人是璞鼎查。
  
   这时皇帝找到了一个对付英国人的豪华阵容。他们是,皇帝的堂兄谈奕山,满族贵族隆文和汉族将军杨芳。前者为靖逆将军,后两位是参赞大臣。杨芳素有威名,因为在新疆平定了一场叛乱。结果这三个人的表现更是让人跌破眼镜。本来英国人对《穿鼻草约》就不想遵守,正好遇到这三个活宝,更是巴连不得。
  
   最先出丑的是杨芳,此人看到英军炮火历害,以为使用了什么妖术,于是收集了许多妇女用过的脏裙子和马桶,准备破妖术。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可笑,但我想,那时似乎已经有了这么一种思维定势。因为中国国内叛乱,都带点邪教的气氛,要装神弄鬼的,这对于老百姓来说,有很强的心理暗示作用。而用粪便,狗血等秽物破法,也是一种心理暗示,只不过大家都不明就理,就真以为一个用妖术,一个在破妖术了。杨芳是靠镇压国内叛乱起家的,对这一套自然相当熟悉。杨芳的军事进攻是古典式的,他学周喻火烧赤壁,准备了许多装满易燃物的竹排和木筏,紧跟在脏裙子和马桶之后.结果英军大炮照轰不误.
  
   奕山带着他的靖逆军随后而来.他一来便污篾"粤民皆汉奸,粤兵皆贼党",看来抓"汉奸"的喜好是自古有之.结果他冒雨夜袭英军,被英军反攻,广州周围炮台全部失守.奕山打起白旗投降,签定<广州条约>,付出600万元"赎回广州",并赔偿英商30万元.奕山经此大败,不复英勇,但他的扯谎功夫一流,把战败求降说成是英人"乞恩通商";把赎城费说成英人"求大将军转恳大皇帝开恩"归还商欠;又把清军被迫撤出广州说成是下乡"弹压土匪"。后来事情败露被查办.
  
   这时又出了一个三元里抗英事件,起源于英军出乡掠劫.英军在此役死亡了48人,实为开战以来死往最多的一次.像攻定海,攻广州,几乎是零伤亡.随后,几万乡民将英军炮台团团围住.不过这还是要说说英军的好话,他们恪守战争准则,不向平民开枪.英军指挥官卧古乌趁清军从北门搞退经过四方炮台时,派人突出重围,要求广州知府余保纯解散乡民,否则就要重新开战.余保存知道英军历害,着手组织人手做群众工作,避免了一场大屠杀.清朝的败退,从而在广州城乡附近,形成了一个权力真空,从而让地方士绅的权力大增.三元里抗英事件于此收场,但是因为抗英而组织起来的乡民居民们,并没有因此而解散.此后,清朝的威信大为降低,并且被怀疑跟英夷所勾结.本来清朝就是异族统治,在此之后,遂形成了排满的思潮.
  
   璞鼎查上任之后,加大了对清庭的攻势。他挥师北上,一举攻陷厦门,定海,镇海,宁波。道光皇帝又派出一个皇亲活宝奕经,封为扬威将军,试图收回浙江三城。这个人更不是东西,一种游山玩水,四个月后才到达前线。此人生在现代,当属不世出的广告奇才。他与当地名流吟诗做画,内容都是描绘清军如何英勇杀敌,英军如何吓破狗胆以及抒发胜利后的喜悦。他还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意淫征文比赛,将意淫得最霸道的那份作品,做为向皇帝报告的奏折。最后,他去拜佛求签,找到了皇道吉日,于吉日当晚,冒雨分兵三路奇袭英军所占三城,最后大败而回。
  
   这时道光皇帝的脑袋才清醒了点,知道不付出一点东西,英军是不肯善罢干休的。好在英军所求,只是贸易,并不要求对中国的统治权。道光皇帝急派盛京将军耆英赴浙江议和。璞鼎查看到义律被撤职的前车之鉴,坚决不肯议和,继尔攻克了宝山,上海,镇江,并威胁南京。此时璞鼎查对手中的资本赶到满意,与耆英议和。此时清朝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欢迎光临九天文化网
    网址:www.yehun.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信金融论坛

© 2017-2018 sxzxq.com